凉拌咸鱼

Quell箱推し/双子超好!!!!/不会再有产出取关随意

请求

林中温酒。:

深渊白昼阿瑞斯: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趁周末带出去玩啦——壱流小朋友超得意坐在泡芙上
壱流:看到没有这个泡芙是我的都是我的x
占tag抱歉

双子LOVE!!!!!!!有了ob11之后完全变成了傻妈妈(

恋忘草很刺激。…
不仅前面黑年长gaygay的,后面白年长也牵手了。巨甜,手拉手转了半个圈

以前关于OCD和49达的内容不会删除,当个笑话看也无妨。
不写文不发图不出片,你现在关注的榕晟是个僵尸号。取关随意。

停下停下修斗你可能不适合干这种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友咲像幼年海x.

体型差,身高差,金毛49和达央喵。

【49达】睡着的猫和他

考试越近我越浪!耶!
单纯的想写刚睡醒的和睡着的49达...OOC的话...嗯...
晚上视情况更小cv与运动员。
请给我更多的评论吧(๑ºั╰╯ºั๑)

——————————————————

难得清闲的周末。

昨晚经历了一场欢爱的二人赤裸躯体紧紧贴合,窝在床的一侧,床另一边的枕头上窝着主唱家的猫。

“唔...YORKE....几点了?”

主唱被腿部轻轻的酸痛刺激醒,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动了动被子,收紧搭在达央腰间的胳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主唱肩窝里,YORKE.眯着眼睛转过头在达央脖子上咬了口留下个淡淡的草莓印记后嘟哝了一声复又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主唱耳边,刚睡醒还算敏感的身子抖了抖,他皱着眉头推了推画家的脑袋,力度轻的像撒娇。

“YORKE.好痒...”

画家这才挪开脑袋,睁着一只眼睛看了对方一眼,开口声音磁性而低哑。

“再睡一会...”

“嗯...”

达央往身后的热源挪了挪,二人平缓呼吸交融。

睡梦间不老实的达央翻了个身,脑袋埋进了YORKE.怀中。画家被动作弄醒,揉着还带着刚睡醒的浮肿的眼睛看着主唱睡颜。

放下了所有防备的达央乖乖窝在画家怀中,轻轻的呼声象征着他此时的安心。被被子翻动声音吵醒的猫慵懒的喵了一声,尾巴晃了晃复又把小小的脑袋埋进柔软枕头中。阳光透过没完全拉上的窗帘洒在床上,猫耳的耳尖在阳光下略显透明。原本应照在主唱脸上打扰他睡眠的光线被YORKE.悉数遮挡,睡梦中的人儿嘴角微翘,微皱的眉头松开,被子外的皮肤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吻痕。

YORKE.就这样出神的看着睡着的猫和他,内心和被阳光照射的背部一起暖烘烘的。

“好像睡过了...”

达央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看画家,逆光的YORKE.占领了他所有的视线。眼神突然撞进了YORKE.深邃的眼睛里。他赶紧躲开那带着满满幸福感的,让他害羞的注视,柔软头发就被画家大手蹂躏了一番。

“再睡一会也是可以的?”

“再睡就明天了...”

主唱躲开脑袋上作祟的爪子,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无声打了个哈欠。眼角泛红,眸子也染上了淡淡的水汽。 猫将不满的视线投向吵醒它睡觉的他家主人,而另一侧的画家带着淡淡的笑,起身抱住赤裸的恋人,习惯性的将脑袋搭在他的肩窝。

“可是我想睡了。”

“啊...就算是周末也不能这么让他浪费了啊!”

-End.

【49达】小cv与运动员的故事(一)

来自单见的脑洞。换了个愉快的吐槽的文风。
今天的榕晟依旧的想睡觉
——————————————————————————
1

铃木达央是个算不上红的网配cv,偶尔在家飙两句黑嗓。

最近隔壁来了个运动员。据说是混血,一米八多还染发纹身。铃木心里想着要不要去拜访一下算是处理好邻里关系,这么想着铃木站在对方家门口,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咚。

咚咚咚——

啪。

最后他一巴掌拍在门上。

“好疼啊...大概是没人吧。” 他嘟囔着后退了两步,又看了看房门,拖沓着拖鞋回了屋子。
达央前脚回屋带上房门,后脚那边的门就开了。

门里的人带着点儿困意,一边打哈欠一边挠着本来就不算服帖的头发,探出个脑袋四处看了看,啪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2

YORKE.是个看起来很凶很坏实际上很可爱的人。

一米八几的个子,染发纹身还抽烟喝酒,经常被说什么一看就不是好孩子。

原来和他合租的喜欢打游戏的室友趴在沙发上撑着脸,硬生生的把脸揉的像个柴犬。然后对着YORKE.说:“YORKE.YORKE.酱——我可能要和别人同居了。”

这时候的YORKE.刚打完球,扯掉打球时扎着的小辫子有点儿愣的盯着他的室友,似乎在处理有点巨大的信息量。

“啊...那我找到新房子我就搬走。”

“YORKE.酱你真的是个..孤独感很重的人啊。不知道搬走之后还有没有室友陪你了。”

YORKE.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户外运动你从来就没跟我一起出去过好吗,面上点了点头说了句去洗澡了,把目光从柴犬脸上移开。  

要求不高的YORKE.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租房,房东很好说话,租金也不算贵绝对是划得来的。房东的理由是要和恋人同居,所以把房子租出去,空闲着浪费资源。

YORKE.抿唇,然后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墨镜。

所以他很快就搬进来了。他把本来就不多的行李随便收拾了一下然后感叹着真好啊,冲了个澡窝进床铺里放松身心进入梦乡。

大概是他正准备把草莓塞进嘴里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YORKE.睁开眼睛,随后入耳的是一声极其不耐烦的啪的一声。

啊我的草莓...。

YORKE.有点儿委屈的理了理衣服打着哈欠开了门。

一个人都没有。

被打扰了和草莓小姐约会的YORKE.的心情非常不美丽,啪的一声把门合上,盘算着晚上吃什么买不买草莓要不要买点日用品。

【49达】烟吻

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烟吻今天终于写了!我想要!评论!!!!!!!
——————————————————————
达央接到YORKE.电话之后一个大写的懵。当他赶回自家门口的时候YORKE.已经快睡着了。 楼梯间的灯好死不死的坏了,楼道一片黑暗。达央坐到YORKE.旁边,伸手推了推对方。
“喂YORKE....我也没带钥匙。”达央翻了翻只有一张门禁卡和一张银行卡的口袋,无辜的摊了摊手。“你说你来接我我以为你带钥匙了。”
YORKE.看着自家恋人的样子,有点儿尴尬的挠了挠头发,从口袋里摸出了香烟。还没来得及叼在嘴里就被主唱抢了去。画家愣了一下,然后认命的帮主唱点上烟。
达央的目光看向对方手腕,YORKE.看了看对方的腰间。
两个都是空荡荡的。
“哈啊...我也是很佩服你啊...”
略显昏暗的楼梯间里只有主唱嘴里的燃着的烟和稀稀疏疏的星星撒下的暗淡光辉。香烟一闪一闪的,YORKE.犹豫了一下从烟盒里敲出一根咬在嘴里,搂着正喋喋不休的抱怨的主唱的腰部凑近。香烟相对,火星从燃了一半的烟上蔓延到画家口中那根上。烟气在肺部滚了一遭,YORKE.只觉得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舒服。达央伸手摘掉了对方碍事的墨镜还不忘吐槽一句。“大晚上的这么暗带什么墨镜啊你难道真的是....唔。”
话音未落就被含着半口烟气的画家吞掉了剩下的话语,烟气顺着二人交缠的舌头在口腔里蔓延游动。主唱有点没反应过来被呛了一下,红着眼眶推了推对方胸口却没能推开,只好轻轻咬了口嘴里作祟的舌尖。
“笨蛋吗你,呛死我了。”达央眯着眼睛咳嗽了好半天,把烧到滤嘴的香烟摁灭后捏着滤嘴准备出去处理一下就听到了恋人的问句。
“晚上怎么办...去酒店凑合一晚上吗?”YORKE.深吸了最后一口带着对方味道的香烟,搭在达央腰部的手又搂紧了点儿。
“不然呢。明天联系开锁公司吧。”